查看: 47|回复: 0

[公益新闻] 桂花糖年糕

[复制链接]
  发表于 2018-2-13 17:38:10 |收藏本帖 |阅读模式
年糕是江南人家寻常的美食。记得小辰光过了冬至,趁着天好,家里就要去镇上的机房去辗米粉,辗好的糯米粉有点湿,须要摊在竹簸里放太阳下晒干。那时也放寒假了,爱好做的事是玩糯米粉,雪白的糯米粉已经干爽了,细闻闻有一股幽香,一双小手沾满白白的粉儿,堆粉包,堆起来塌下去,塌下去再堆起来,乐此不疲。
过了尾月十七十八掸好檐尘,家里会请蒸糕师傅来蒸年糕。师傅自带大炉子蒸笼等诸多工具,主人家只有筹备好糯米粉就行了。个别人家也不是年年蒸,但盖了新居子或是家中儿女结婚喜事,就必定会蒸糕了,蒸糕---真高,是喜庆的意思。记得那年家里盖新居,年底就蒸了好多年糕,散发给亲戚朋友
印象里蒸年糕的师傅都是大块头,力量很大的。糯米粉中参加白糖或红糖,再加点糖桂花,拌匀倒入蒸笼里,大炉子早已烧得旺旺的,炉子上架着大铁锅,师傅双手端着蒸笼警惕放炉子上,开始蒸粉。锅里发出咕都咕都的声音,热气缓缓的洋溢开来,慢慢的全部房子里的有了浓烈的香味。。。过了一会儿,糯米粉蒸好了,成了俗称的“涨粉”,师傅一声吆喝:闪开让开,涨粉来啦,而后一发力,从炉灶上端起大蒸笼,嘿的一声,将蒸笼倒在早已涂好食油光洁的案板了。
师傅高喊:屋里的老小呢?快点来吃涨粉!江南叫孩子为老小,于是一群馋涎欲滴的老小一起挤到案板前,师傅大手一挥,从一大团涨粉上揪下一个个粉团子,分发给老小,涨,长的意思,大人说谁涨粉吃得多谁就长得快。
记忆中涨粉很好吃,有点象松糕,又香又甜又糯。。。
分完涨粉,师傅就开始揉涨粉,正式做年糕了。这是个力气活,有点类似于北方的和面,难怪蒸糕师傅大块头的多,没一把力气还真做不好年糕呢。重复的揉,搓,掼,案板震动得朴朴作响,团形,联合利华食品安全,圆形,到最后是长条形,用木铲子压平,变成象扁担那样长。再用绵线一条条的割开,一条条的摊开,最后的程序是师傅用一只木章给年糕盖上一朵朵红花儿。
蒸好的年糕要放在翁头里,大年节祭祖时要放上数条,大年初一要吃圆子糕丝汤,都是团聚吉利的意思。印象里年糕始终要吃到正月半才吃得完。后来吃的货色日渐丰盛,家家都搬了新屋子,蒸糕师傅也绝迹了,街上开满了克里斯汀,85度等面包坊,提拉米苏,椰奶面包代替了相似年糕这样的老式点心,本地的数家著名的糕团店有的关门,有点也改进,做些花里胡俏的花式糕团,不知是人的味蕾麻痹了仍是糕团变味了,反正好多年也不吃了。。。
好象是前年了,一位朋友送来一只礼盒,里面是三十条年糕:桂花十条,赤豆十条,红糖十条,有点奇异怎么会送这样的礼物?放工时送到母亲处,嘱她送点给众乡邻,由于据以往教训,这样的食物最后都是吃不脱划脱的,联合利华。原来把这事忘却了,没想到几天后母亲急急地打来电话,说那个年糕十分好吃,跟旧时自家蒸的一样,街坊们托梅再去带点来,每户十条。嘿!真的那么好吃吗?有点懊悔自已没留多少条试试,于是打友人电话,请他告诉路线,一路赶去采买——本来就在一个镇子上,去时年糕店的师傅正在往案板上倒热气腾腾的涨粉,童年的记忆忽然涌上心头,想起那严寒的季节,暖和的灯光下梅和弟弟牵手一起吃涨粉的回想,心头一梗,眼泪盈眶.....
以前听人说:假如你开端念旧了,就证实你开始老了。是老了,常在不经意间回忆起儿时的情景,很多人许多事就象昨天产生的那样亲热;而后来的配合伙伴随事却很少想及。食品也是如斯,匆匆厌倦了那些精巧优美的点心,好色相原来全是增加剂调出来的,只有吻合儿时美食的那碗豆腐花呀,饮食策划,一小条年糕啊和舌尖喜相逢时,才胜却世间厚味无数。。。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游客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快速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